Devil Doll

藏匿在深海里的双瞳

【Kingsman】Shinings of Kingsman(Hartwin 微Percilot)

第一次写同人文,请随意拍打…


这是闪灵AU,估计只有我一个人想把kingsman写成恐怖小说……(小学生文笔可能会写成白开水……)


ps:我只是想写哈蛋的老夫老妻的感觉...这里哈蛋关系为舅舅和外甥,Percival和Roxy为叔叔和侄女。


pps:ooc!ooc!ooc!


以下正文




Chapter One


他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感觉,就像是有意识地抓住雕花的木门把手,当手腕按压到最低端时,他后悔了,也许根本就不该打开这扇门。他尽自己所能睁大眼睛,尽管握着门把手的手早已轻颤着缩回了一定的距离,木门无可避免地敞开了。


那是一个英国别墅里再普通不过的房间。摆着烧焦了的木柴的壁炉前有个男人单手插兜背对着他。那位穿着浅色呢子西装的高个子流畅地转过身,一丝不苟的发型,带着所有陌生人该有的表情——那张英俊得像是电影里的邦德的脸上有一个疏离的笑,绿领带和叠在胸前的红色手帕,最后就是他手上那杯棕红色的酒。落地窗前挂着的白色窗帘缓缓扬起一角,他受了蛊惑一般大胆地走向那位一言不发的绅士。


在他距那位绅士还有两步远的时候,那位绅士突然抹平了自己嘴角边的笑意。“你不该来这里,年轻人,你不该来这里。”他字正腔圆的伦敦贵族口音就像是打字机一样,刻板的吐着一个个音节。


“这是哪里?我为什么会到这里?”


绅士没有回答,那张嘴又一张一合吐出不辨感情的音节:“代我向Percival问好,年轻人,别再来这里。”


“嘿,你能说清楚吗?这到底是哪里?还有Percival是谁?你是谁…...”


仿佛一只手猛地从正面掐上了他的喉咙,浑身的汗毛惊恐的颤栗,多做一个动作都像是在魔鬼耳边吹一口气,他连眼也不敢眨。


一道细细的红线从绅士头顶延伸到下半身,直到有第一颗血珠从那条红线中滑出,绅士看着他,惨白的眼珠一如他刚刚转过身时那样慑人。


他唯一能感觉到的是又腥又黏的血,现在他就和白色的窗帘一样,低垂着,溅满血点,没有干涸的血迹压在颤立的汗毛上,冰冷的血流过眼睑……


“叮—————!”


他猛地睁开眼,JB几乎蹲在他的脸上,用它短短的粉红色舌头奋力舔着他的脸,看到主人终于醒来,哈巴狗一蹦三跃的蜷到他的胸口。他直愣愣地瞪着天花板,没有理会耳边茶几上尖锐的电话铃声。


“Eggsy!要我喊你多少次你才能接电话?”男人强忍着的暴躁的声音从书房里传来。


“哦,我,我马上接。”他赶紧翻身滚下沙发,推开JB,伸手去抓黑色的听筒。


“老天,你终于接电话了,Eggsy。”电话那头是一个平稳的年轻女孩的声音。


“呃,Roxy,抱歉刚刚睡着了。有什么事吗?”年轻的男孩胡乱地抹了一把脸,好让自己听起来清醒一点。


“没有什么大事,就是问问这个暑假你准备怎么过?”


“还是老样子,帮Harry继续校稿。我想我们应该出去放松一下,他总是在写文章,从来没有好好休息过。也许乡下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
“你也很辛苦了,这么说来你舅舅的小说准备出版了吗?”


年轻人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,“当然,当然…...不过你也知道,作家嘛,都会有瓶颈期。当然这也是我想让他散散心的原因之一,”忽然想到了什么,他转口问道,“你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叔叔病好些了吗?”


“还是老样子,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都快有一个月了,”Roxy叹了口气,“说实在的,我这二十年来从来没听说有这么一个亲叔叔,父亲他很厌恶Alastair叔叔,但却不和我提及原因。”


“但你还是会去探望他……”


“我虽然不认识他,但我不能对一个亲人坐视不理,不管他与我父亲或是我的祖父母发生过什么。他,太可怜了。”Roxy转身看着医疗仪器上的各个指标,Alastair还是极度虚弱,那张一眼便能认出与父亲是亲生兄弟的脸上始终带着痛苦的表情,以及一些伤痕,把他比父亲还要年轻英俊的面容生生扭曲到老了十几岁。


“那么我不继续打扰你了,祝你有个愉快的假期。”Roxy率先结束他们的对话。


“嗯,我会再联系你的。”他把听筒扔到台座上,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。客厅的落地窗前,白色的纱帘缓缓扬起,他惊惧的回忆起那个并不愉快的梦,暗自祈祷这只是个梦。


TBC


第一次发,细节废,较短,表达简略粗糙。请拍打。

评论(10)
热度(10)
© Devil Doll | Powered by LOFTER